秋葵视频app二维码ios

() “灾难,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期而至,而我们……又都是渺小的。当厄运向我们纠缠而来时,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等待。”

“女士,放下心中的执念吧!放下吧……”

正坐在人群中替某位女巫占卜的西比尔特里劳妮,是霍格沃兹的占卜学课教授。当然,平日里她的话基本上都可以无视掉,因为她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在一个劲儿地胡诌。

可要说她没有真本事,那又是不正确的。

当年,特里劳妮也是邓布利多亲自面试过的教授。她靠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祖母那位曾经的著名先知卡珊德拉特里劳妮,更是因为在面试的时候,她当着邓布利多的面作出了一项真正的预言。

只可惜,血脉这种东西本就会随着一代代人的传递而减弱,像先知血脉这种专门挑女性后代苏醒的,自然就更难传承了。

再加上西比尔是个混血,源自父亲的血统又有一定程度的削弱……

是的,在根本上来说,巫师的成就其实并不看重血脉,麻瓜出身的巫师也有近乎于平等的成长空间。

可就某些特定的方面而言,阻碍魔法界进步的万恶血统论,或许也未必就是无稽之谈。

“对……放松,不要紧张,放松……你要相信,当你待人以诚、平稳度日的时候,本来紧盯着你不放的厄运也会悄悄敛去……”

玛卡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厄运也会照顾好人。只不过,像特里劳妮这样劝人为善的收尾,也不失为一种可取的行为。

“哦,我明白了,特里劳妮女士!我会按你说的去做的……”那个女巫冲着特里劳妮连连点头,随即又道,“对了,那个……虽然我知道这时候谈论金加隆可能会有点……可是我该给您多少酬劳呢?”

衣柜少女甜美又俏丽

“嗯,先知透露未来,总是需要点代价的……不过你不用在意,随意给些就行了。”

看着那女巫从兜里掏出了两叠金加隆放到了特里劳妮面前,玛卡打算把刚才的评价给收回来……对,至少也要收回一半。

但就在这时,特里劳妮却忽然抬起了头,往站在不远处的卢娜看了过去。

卢娜这会儿正与哈利等人在一起,只是哈利和赫敏比较靠近沃普尔和吸血鬼血尼,而落在最后头的卢娜则都快要站到特里劳妮的桌边了。

“洛夫古德小姐?”那位占卜学教授一瞧是卢娜,似乎有些高兴,“来,到我身边来坐下……在我为人占卜的时候,你可以在一旁好好感受一下。”

在三年级时,卢娜的选修课中有占卜课。

虽说她的占卜学成绩并不怎么样,可她那副空灵飘忽的眼神、以及天马行空的话语,却总是很对特里劳妮的胃口。

只是在玛卡看来,特里劳妮这么钟意卢娜,怕是想把她培养成和自己一样的神棍了。

“抱歉,特里劳妮教授,我们还有点事这占卜学的课外辅导,我看还是再等下一次吧!”

虽然卢娜本人好像对此很有兴趣,但玛卡可不想让她在特里劳妮那边浪费时间。

常规的占卜学并不困难,但准确率从来就不高;而像是先知血脉那种非常规的,一般人又根本没法儿学得会。

所以玛卡干脆就过去将卢娜拉走了。

“噢,玛卡?”她毫不抗拒地任由玛卡牵着袖子,边走边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是跳舞吗?”

“我记得,你好像不喜欢跳舞吧?”玛卡带着卢娜又回到了哈利等人附近,跟着又随口道,“而且舞曲也还没开始呢……”

刚走到这边,沃普尔先生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刚才他用过了斯拉格霍恩的药,这会儿正是精神倍儿足的状态,眼下一见到玛卡回来就立马凑到了近前来。

“麦克莱恩先生,我是埃尔德沃普尔……斯拉格霍恩教授在与我的通信中很多次都提起过你,你的那些事迹令我感到由衷地向往!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和你见一面了……”

见这小个子男巫一向来就表现出了无比的热情,玛卡顿时微微愣了一下。

“哦,沃普尔先生是吗?很高兴认识你”

瞧这家伙的年纪,玛卡知道这多半又是斯拉格霍恩的学生什么的。如果只是见个面、认识一下,那倒是也没什么。

可接下来,沃普尔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了关于自传的事情。

“……说真的,现在世界的人都在渴望着多了解你。就比如说,你的过去、你的童年、你的生活、你的想法……当然,或许还有你的择偶观?”

他说着说着,下意识地就朝赫敏、金妮还有卢娜三个女孩儿身上来回瞧了瞧,不过倒是没有说出什么冒犯人的话来。

“事实上,”他继续道,“我很想为你写一本,有关你人生这第一大阶段的事情!要是你愿意接受我对你的几次采访,嗯……不用多,每个月一次就够了,

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的。几个月之后你就能看到一本讲述你的个人自传了……”

“真的,一点儿都不费事,你觉得怎么样?”

说完,沃普尔带着满脸的期待望着玛卡,还不时地冲着重新回到这边来的斯拉格霍恩投去一个“请求助攻”的眼神。

可那胖老头儿这会儿,还正为玛卡否决了他的“好主意”而感到惋惜呢!又哪儿还注意得到这些小事?

“自传?”玛卡果断地摇了摇头道,“我很抱歉,要是以后我有这方面的意向的话,会再联系你的。”

被玛卡飞快地拒绝了,沃普尔当然不甘心。可就当他想进一步劝说玛卡的时候,一个家养小精灵突然出现在了斯拉格霍恩的身旁。

“斯拉格霍恩先生,在您邀请名单上的客人已经都到了。”

兀自琢磨着某些事的斯拉格霍恩闻声,终于回过了神来,随即他便了然地点了下头。

“知道了。”

对于这老头儿来讲,这场舞会已然没了那画龙点睛的灵魂一笔,但人都已经来了,该继续的还是得照常继续的不是?

“麦克莱恩、几位,我先失陪一下。”

话音未落,只见他匆匆走到了最前面,开启了他在个人活动中近乎惯例的演讲模式。

而正是这一刻,赫敏忽然回过身来,一言不发地看向了玛卡。

舞会嘛!总是要跳舞的……

“赫”“嘭!”

玛卡这才一张嘴,门口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响这小厅的大门打开了。

“喔!不好意思,斯拉格霍恩……劲儿用大了。”

一个比一般人高上许多的身影忽而出现在门口,玛卡回头一瞧,是海格来了。

“玛卡,你在吗?我听说你来这儿参加舞会了……嘿?”

这厅里人太多,海格没能一下子就发现玛卡的所在。这边玛卡刚想挥挥手示意一下,却在无意间瞥见了赫敏的眼神。

“嗯……”

他一脸无奈地笑了笑,把抬到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

玛卡始终都没有发现,自己身上到底哪儿有吸引女孩子的特质。可无论如何,当一个女生用那种复杂的神情盯着你的时候,往往会不可避免地感到为难。

即使,你早已清清楚楚地拒绝过了一次也是同样。

“玛卡?”海格又喊了一声,见没人回应,只得晃着脑袋自语道,“不在这儿吗?哦,那他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没找着人,海格也只能先行离去,顺便又将大门重新关好了。

小厅里的人们左右观瞧着,其实有不少人都在有意无意地瞄向玛卡这边。可玛卡本人都没动弹,他们自然也没理由去帮他应答了。

“……咳咳,”斯拉格霍恩也若有所思地瞟了玛卡一眼,这才接着刚才的话道,“好吧!总之我宣布,今晚的私人舞会,现在开始!”

却见他抽出魔杖随手一挥,原本轻柔的乐器声登时变成了悠扬的古典舞曲,今夜的第一场舞,就要开始了

“先生们,女士们!请与你们的舞伴,共同享受这浪漫的第一曲吧!”

玛卡习惯性地瞥了卢娜一下,看到她带着一丝兴致勃勃的微笑颠颠往旁边跑去,俨然是想去场边找那些舞步新奇的家伙解闷去了。

“嗯,赫敏……”他忙又望向不远处的学霸少女,眨了眨眼睛道,“不知道,我能有幸邀你共舞一曲吗?”

赫敏今天穿得确实很漂亮,轻纱的特殊材质赋予了她更多的温柔气质,露肩的设计又为她增添了几分偏向成年人的女人味。

即便是玛卡,也感受到了对方十足的魅力。

然而,有些时候,事情总会往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而这种趋势,近年来也在玛卡的身上体现得越来越明显了。

“抱歉,我不想跳舞,请找别人去吧!”

就连站在一边暗暗旁观着的哈利和金妮,听到赫敏这话也随之大吃一惊。

“她这是……怎么了?”哈利愣愣地道。

而金妮虽说同为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却也一样是满心的诧异。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玛卡瞧着转身远去的赫敏,一脸莫名地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