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污污无限观看

   ()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阴暗的地方。

   曾有人说过,有光的地方就必然会有阴影,只是阴影总躲藏在背后,往往不如光明那样一目了然。

   可要是你突然间一转身,就会发现自己其实离阴影如此之近,仿佛轻跨一步就会坠入其中。

   “赫敏,看着我。”

   在有求必应室中,玛卡与她面对面坐着。此时,房间里只有这两张椅子,就连哈利、罗恩乃至卢娜,都只能在外面的走廊里安静等待。

   可以看得出来,赫敏的神情显得很不自在,眼下她或许还没有作好说出某些真实情况的心理准备。

   或者说,她不想让玛卡知道,她其实对卢娜心怀妒忌。

   但是,玛卡却什么都没有问。

   “看着我,吸气、呼气……不要想太多,让自己真正放松下来。现在我开始问你一些简单的问题,我想这应该有助于你恢复平静。”

   在这间只有两个人的空旷房间里,玛卡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赫敏听到,他似乎在尽可能地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柔和,略微松弛的声带随着气流震颤出熟悉的发音和声调,带有其一贯的随和风格。

   仅仅是这种说话方式,便令赫敏感到了无比的安心。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那么……”玛卡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平静地问道,“饲养燕尾狗需要魔法部签发的许可证吗?”

   “需要。”

   “什么肥料能有效地增加夜光草的生长速率?”

   “月痴兽的粪便。”

   “曼德拉草的叶子可以用于烹饪吗?”

   “可以。”

   “将‘人’定义为‘魔法世界中任何用两条腿行走的生物’的是14世纪的哪一位巫师议会成员?”

   “布尔多克马尔登议长。”

   “玛氏魔法食品公司在1990年推出的一款巧克力乳脂夹心棒的商品名称叫什么?”

   “火星棒。”

   “龙血的第五种用法……”

   玛卡在问这些问题的时候,语气虽然很轻缓,但语速却相当快。

   很显然,他知道赫敏一定能回答出这些几乎包含了从诸多学科到生活常识的问题。而要想对方完集中注意力去不间断的思考,他问问题的节奏就必须要快。

   事实上,玛卡原本是想让赫敏尽量排空思想的,但这种类似于古巫师冥想的方法着实并不容易。

   为此,玛卡干脆就反其道行之,用大量快节奏的提问将赫敏的思维彻底填充了起来。

   而这,就可以让赫敏不再有余力去考虑其他。

   见赫敏渐渐地已然进入了力思索的状态当中,玛卡就知道他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然而,虽说玛卡要做的其实仅有两步,但第二步却要比这第一步难上许多。

   在继续向赫敏提出一个个包罗万象的问题的同时,玛卡忽而取出法杖,将杖顶横在了他与赫敏之间。

   下一刻,却见那法杖顶端蓦地勾勒出了一枚若隐若现的符文,并持续不断地往外扩散出了一层层肉眼不可见的波动。

   这是灵魂规则符文,而且还是玛卡从蛊惑之碑上习得的那一枚。通过不计其数的研究,以及从莎拉身上得到的收获,玛卡已经初步明白了它的意义。

   通过这枚符文,他可以引动其他人的**,但若是反过来使用,却也能安抚某些出现了异常的**。

   是的,之前根据卢娜与罗恩的匆忙叙述,对于赫敏的异样玛卡心里已经有些数了。

   片刻之后,玛卡取消了魔力的输送,灵魂规则符文随之悄然散去。而当那些漫布开来的无形波纹也一并消失之际,他也顺手便将法杖给收了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玛卡柔声道,“‘当你在远远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这句话出自谁的笔下?”

   “什……什么?”

   赫敏蓦然睁开了双眼,一脸疑惑地看向了玛卡。

   “嗯,我想你确实是一位合格的魔法界居民,”玛卡忽然靠回了椅背上,语调轻松地道,“刚才那句话出自一位著名的麻瓜学者,他名字叫‘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赫敏咀嚼着这句话,不禁心有戚戚道,“这真是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其实也未必,”玛卡摇了摇头道,“假如你将某些事情视作为‘深渊’,那它就将真正成为一个深渊。而与深渊作斗争,斗争的过程往往又会变为另一个深渊1……”

   在赫敏听得入神之际,玛卡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晃,仿佛是在告诉她别总是将神经绷得这么紧。

   “所以,嗯……虽然这话由我来说可能有些不太合适,但是……”玛卡认真地道,“正视你内心的想法就可以了,你没必要因为顾

   及他人的感受,就选择只让自己痛苦。”

   赫敏闻言一怔,眼中忽地闪过了一阵迟疑,可很快便又浮现出了更多的坚定。

   “这还真是……不该由你来说啊!”她抿了抿嘴,适才还略显苍白的唇上逐渐多了一丝红润,“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玛卡,我能惩罚一下你吗?”

   “呃……”

   这回倒是换作玛卡有点儿愣神了,但是他紧跟着就点了下头。

   而就在他点头的下一秒,一个巴掌在其视野中骤然出现,并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放大。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后仰了一下,顺势还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哦,抱歉!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就动了起来……”

   玛卡忙把手一松,一脸尴尬地笑了笑。

   “来,你可以重新来一次,这回我一定忍住不躲。”

   可坐在对面的赫敏却是撇了撇嘴,双手抱胸轻轻地哼了一声。

   “算了,”她略有些不满地道,“比起这些,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在罗恩和哈利当中,我认为应该是哈利有问题,你觉得呢?”

   看赫敏说起了正题,玛卡这边也收起了笑容,将思绪放到了某些更严肃、更重要的事情上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哈利究竟是怎么了?他为什么要……”

   对于海尔波复活的事,赫敏当然是一无所知的。事实上,但就是关于海尔波的传闻,她也知之甚少,毕竟那些东西在一般的魔法书上可找不着太多信息。

   “对于这件事,我心里多少已经有了些想法,”玛卡道,“只是刚才急着帮你解除问题,哈利那边还没来得及处理。”

   “那”赫敏微微蹙眉道,“他们现在在哪儿?”

   “就在外面,”玛卡立即道,“放心,这里面的声音外面是绝对听不见的,因为有求必应室的里面和外面根本就不在一个连续的空间当中。”

   “你有提醒过罗恩了吗?”赫敏不由得担心道。

   但是玛卡却只是摇了下头。

   “我觉得,不提醒罗恩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他说着,顿了顿又道,“一会儿出去以后,你先装作没能恢复正常的样子,把罗恩从哈利身边引开。而我,就负责卢娜……”

   “不,”赫敏一听,立马打断道,“他们两个都不需要你管,尤其是卢娜,交给我就行了……就这么办!”

   这般飞快地说完,她还故意盯着玛卡瞧了几眼,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玛卡见状,不禁暗自苦笑得了,刚才那一通劝导,反而让赫敏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势了。

   “好吧好吧!”他只得投降道,“那我的想法就当做备用方案……然后,其余的就交给我了。”

   两人在这有求必应室中你一言我一语地商讨完毕,玛卡当即站了起来,与同样起身的赫敏一道往门口走去。

   ……

   “喀嚓。”

   铜制的门把被赫敏拧开,紧接着她就拉开了门扇,径直走了出去。

   “赫敏,你没事了吧?”罗恩是第一个看到门被打开的,一见赫敏出来,他急忙往这边走来,“嗯,看起来似乎好多了……”

   而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不远处的哈利也立刻将视线送了过来,望向赫敏的动作隐隐有些急促。

   “哦,我想我应该没”

   赫敏先是冲着罗恩笑了笑,并迎着对方走了过去。可当她越过对方的肩头,“恰巧”看到也正在过来的卢娜时,那原本已经变得自然的笑容却骤然僵硬了。

   “别、别过来!”

   这时,玛卡也随之出现在了有求必应室的门口。但他故意没去看哈利的方向,而是将目光尽数落在了卢娜与赫敏之间。

   “冷静一些,赫敏。”他放缓了语速慢慢道,“没事的,你可以的……你只是将心中的那个念头埋得太深了,只有正视它才能让你脱离它的束缚……”

   话到此处,他又转而向卢娜道:“放心,一点点靠近赫敏,这能帮助她摆脱困扰。”

   然而,卢娜只往前迈出了一步,赫敏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腾地一下就往走廊另一头跑去。

   玛卡顿时冲那还在发呆的罗恩使了个眼色。

   “还愣着干嘛,追啊!”他说着,又拍了拍卢娜的肩膀,“你也去,试着慢慢接近她。”

   说罢,他猛然一回身,竟还朝哈利那边挥了下手。

   “哈利,你也跟着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