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下载破解版下载

10月14号。

外交部专为妖国使团办的书画展。

书画展上的作品很多,但在场的艺术家却只有两位,一个是国画大师刘真,一个是很有名望的书法大师齐功。两位大师提前都被外交部打了招呼,因此见到妖国使团时虽然非常震惊,却也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从上午9点开始,现在10.30了。

周离已经感到有些无聊了。

团子更是百无聊赖,开始时不时牵一下周离的手、扯一扯他的衣角、东张西望、戳一戳面前的书画……小动作非常多。

仗着没人指责她,肆意妄为,每个小动作都透出她的无聊。

周离是不忍心。

妖国使团是不敢。

人类是看不见。

直到看见她快要做出什么出格动作,例如准备在某幅名画上戳个小孔时,周离或寒泓才会委婉的出言制止。

因为这个书画展实在太大了。

清纯美女平刘海日常写真画风唯美迷人

尤其是画展部分,这些画涉及古今中外,既有名家心血,也有新秀之作,既有刚从博物馆搬过来的珍藏,也有抖音上很火的超写实主义领军人物的代表作,有一些周离是能看懂的,也能觉得好看或者哇塞的,也有许多是他完全看不懂的。

奈何人家寒泓大人看得入迷,还和作陪的刘真大师讨论得起劲。

而那位年过半百的绘画大师早已放下矜傲,甚至有些被寒泓所折服,一言一行都透出‘受教’的意思。

“这是……”

寒泓突然对着一幅字陷入了出神。

身边的齐功大师看着,连忙补充道:“《题李白上阳台帖》,从首都博物馆拿过来的。”

“徽宗的字……”

“是……”

齐功大师也是一把年纪了,也是当代书画家中的前辈,即便如此,往常看着这些先辈的字,他都是抱以仰慕的态度的,但今天他却从这位贵客眼中看到了缅怀和感慨。

“徽宗真是错生在了帝王家,他若生在一个普通的达官显贵之家就好了。”寒泓长叹了口气。

“是、是啊……”齐功大师擦擦汗。

“若我没记错,我那里还保存着有徽宗的几十幅字。”

“几、几十幅!??”

“怎么了?”

“那……那可真是无价之宝啊!”齐功大师记得非常清楚,现存的徽宗真迹总共也就13件,许多还放在海峡对面,可以说任何一件都是整个中国人民的文化瑰宝。

“是啊,无价可买了。”寒泓露出回忆之色,“我还记得……当时我还在任职,他召我过去,问我他该如何,可我哪里能插手人类国度的事呢?我便摇头说不知,后来他被掳北上,怎知这般一别,便已过去千年了。”

“。。。”

在场人类中除了少数几个年轻人,其余年纪都不算小,可在这一刻,他们却感觉自己宛如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不。

宛如一只蝼蚁。

不光年纪小,自身也是渺小的。

寒泓则低头注视他们,不仅站在他们头顶上,也站在时间头顶,默默注视着,就如他当初看着徽宗一般。

徽宗已作土了。

等百年之后,他们也作了土,寒泓依然活着,他与下一代的人类接触,是否也会如此缅怀他们?他们有那个资格吗?能如徽宗一样变成这位妖国外交官记忆的一部分吗?

于是两位大师都沉默了。

这位贵客数千年生平,不知见过多少风雨变迁,如果能被他记住,又何尝不是一种荣幸呢?

可惜……

总之在这一刻,这位贵客的身影仿佛时间长河上的一位巨人,前所未有的伟岸。

直到团子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团子大人饿了……”

“哎呀!”

寒泓顿时低下头,瞄向团子,接着歉意的躬身道:“团子大人不喜欢这些吧?真是委屈团子大人了。”

团子却并不给他面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什么时候出去喵?”

“很快的!”

寒泓表情有些无奈。

接下来的展会就逛得异常快速了。

周离虽然觉得团子给大家添麻烦了,但也不得不承认,团子帮了他一个大忙——他真的不想再逛下去了。

吃完午饭,回到房间。

周离瞄向跟在他身后的尹乐,疑惑的道:“你要借我们房间睡午觉吗?”

“……我有房间。”

“那你……”

“你之后还有安排吗?”尹乐问道。

“我打算去找我弟弟玩两天,之后也没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了吧?”周离微微仰头,“我弟弟在清华读书呢!”

“……清华了不起吗?”尹乐沉默了下。

“……杠精!”周离如是说道。

“……你不离开首都就好,谈完再回去,以防万一。”尹乐眉头紧蹙,“期间你随便玩,但不要离开首都,大事为重。”

“知道了。”

“对了,你要不要陪玩的?”尹乐又问,“要是要的话,我可以跟你们一起。”

“不用的。”

“那我走了!”

“哦。”

尹乐又瞄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终究是出门走了。

周离抠了抠头。

槐序坐在电脑桌前打游戏,头也没回的说:“你就答应人家不行吗?你看这小伙子这些天都被折磨成什么样了,你要是答应了他就可以逃避掉这些破事了,还是以公务之名,多好,自己内心也过得去……”

“哦,他是这个意思。”

周离恍然,但并不在意,只抱着团子在沙发上躺下来,用手机给祝双发消息。

周离:【图片】

周离:【图片】

是他拍的天安门和故宫的照片。

槐序继续背对着他说:“你等下给厨师说,就说团子大人没有吃饱,要吃下午茶,让他送十几道菜进来,我昨天听到最外边那栋楼都有人叫厨房送了外卖,咱们叫他肯定也会送。”

团子立马反驳:“团子大人吃饱了的!”

槐序没理团子。

周离也没有理他。

祝双:哥你来首都啦?

周离:对

祝双:可是我们在封校诶

周离:翻围墙

祝双:???

祝双:哥你变了

周离:?

祝双:你以前可不会翻围墙的

周离:……

其实他现在也不会翻围墙,这毕竟是一件不对的事情,可是怂恿弟弟翻围墙和自己翻围墙又不一样了。

周离组织了下语言:不要在意那些条条框框,人生在世,要勇于跳出桎梏

说完不忘甩锅:这是楠哥说的

祝双:知道了

祝双:楠哥也来了吗?

周离:我和槐序

祝双:你们什么时候过来?我先打探一下哪里比较容易出去,我才刚入校,还不清楚

周离:好

放下手机,他不免有些感慨——祝双可真是个好小孩,才刚入学,还没变成老油条呢,就敢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翻围墙。

不过相比较起来还是他更像个好小孩,因为他不会翻围墙。